我的网站

全国免费热线: 400 3232 5678
导航菜单

新闻动态

教师如何给他们的孩子“上课”

  

           当下,教育成为无数家庭头疼、担忧、焦虑的事情,人们把下一代通过学历文凭进行逆袭的希望寄托在教师身上,希望通过教师的教育,能够让孩子在社会阶层上进阶,拥有更美好的人生。无论是择校还是参加课外培训,其最终的目的就是争夺稀缺的优质教育资源,而资源的核心,就是教师。

  那么,作为承接这个希望的教师,他们的子女教育情况如何呢?
  一份关于2007-2016年十年间高考状元父母职业情况的统计显示,出自教师家庭的高考状元占比达35.09%,位居第一;公务员子弟以18.62%的比例居次。
  教师如何教育自己的子弟?为什么他们的子弟成才的概率远高于其他职业家长的子弟?不少人都对此感兴趣。作为一名从业18年的教师,我想从我自己、同学,以及同事的经历,来作一番探讨。
  
  精准与专业
  阿浩,物理系毕业生,大学期间学业优秀,从教以来,教学的成绩也相当出色。他教育子女,是要把子女的教育主动权牢牢抓在自己手里,不假手于学校和老师。他不止一次对我们说:“一个班,三四十个学生,老师只有一个,哪管得了这么多?关键的事情还是得自己来,不能指望别人。”
  阿浩知道,学校教育只是教育的一部分。孩子要成才,家庭教育、孩子的自我教育才是关键。作为一名教师,他很清楚孩子学的每一项知识技能,最终的作用是什么,以及这些知识技能最终会给孩子带来什么样的优势。
  很多城市中产家庭的父母重视对孩子的教育,他们让孩子学习各种各样的知识技能,像学书法、学绘画、学钢琴……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些技能将来能给他们孩子的学习和生活带来什么影响,更多的,他们是关注这些技能能否参赛、获奖、在高考时加分。
  阿浩对孩子的教育,在很多人眼中是不走寻常路的。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教孩子学书法。
  阿浩在大学时候写得一手好书法。孩子的书法是他亲自教的。一般小学生入手学书法,多从唐楷或汉隶入手,而阿浩让自己的孩子从赵体字入手。赵体被传统的书法教学认为是“笔法单一,浮滑无力”而不适合初学者学习。
  阿浩要的是让孩子练习书法,最终写一手快而整齐的字。这样能让孩子在学习的过程中不断地获取自信,保持学习的兴趣和动力;在各科考试,尤其是语文考试中,也能因写一手好字而占有优势。赵体字书写性优于唐楷和汉隶,容易入手,见效快,最符合阿浩的要求。
  数学、物理这些学科,更是阿浩的拿手好戏。孩子五岁时,阿浩开始用电子积木来教孩子搭建最简单的电路,通过乐高来让孩子体验电机、齿轮、滑轮组、蜗轮、蜗杆等机电元件。孩子在他的教导之下,已经可以用乐高来搭建吊机、机器人等模型。阿浩的孩子还没有上过课外辅导班,但是每天的学习任务仍然安排得满满当当。
  阿浩的孩子今年上四年级,已经慢慢地显示出“学霸”的实力了。
  与其他中产家长相比,教师在家庭教育方面有着更为深刻的专业背景和经验,他们为孩子选择的学习内容,甚至亲自去教。其他职业的家长寄希望于学校、校外培训班教育来完成的工作,教师让它们回归到家庭教育中完成。而且他们的教育目标十分精准,瞄准各级考试,为将来的高考作准备。
  我的同学叶琳的做法跟阿浩不同。前段时间去少年宫课外培训班接孩子的时候,我碰到了久未见面的她,得知她送孩子过来学习乐高已经将近两年。她之所以让孩子学乐高,是因为一来孩子喜欢玩,二来乐高对启发智力,对将来学习数学、物理、计算机等学科都有极大的帮助。
  叶琳自己并不懂这些,她选择让专业人士来教自己的孩子。“一定要让专业的人来教,最好是一对一,让孩子一开始就接受专业的培训。我小孩学游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叶琳对我说她孩子去年学游泳的事情。当时,她想让孩子在入学之前学会游泳,给孩子报了个包会的游泳班,一个教练教十多个孩子。
  开课没多久就出问题了。因为孩子太小,第一次下水就被呛到,之后就一直坐在泳池边,不肯下水。大班课有十多个学员,教练也没顾得上叶琳的孩子。后来,一个泳池边的救生员看到,安慰了她的孩子。孩子也愿意跟他下水。
  多年的一线教育工作的经验让叶琳突然明白,要让自己的孩子愿意跟教练学习,首先要让孩子与教练之间建立起信任和感情,大班教学是无法达成这个目的的。于是她马上联系培训单位,加了两倍多的价钱,把大班改成了一对一私教。12节课后,她的孩子可以用标准的蛙泳游50米。
  看到其他家长在抱怨,叶琳暗自庆幸自己当时的果断。“让专业的人来教孩子,让孩子接受专业的培训”成了叶琳为孩子选择老师的标准。
  此后,英语口语等课程,她都选择一对一私教来教孩子。虽然花费不菲,但孩子对各项技能的掌握优于很多同龄人,叶琳对此甚是欣慰。
  当然,很多人没她这样的优渥条件,但思路无疑没问题。
  有调查发现,中小学、幼儿园在读的179名被调查教师子女中,117人接受了校外辅导,占65.4%。其中,辅导5门以上的学生有21人(占17.9%),辅导4门课程的有16人(占13.7%),辅导3门课程的有27人(占23.1%),辅导2门课程的有47人(占40.2%),辅导1门课程的有6人(占5.1%)。其中,中学生以文化课程补习为主,小学生以艺体、奥数、写作训练为主,幼儿园儿童以艺术为主。
  不难看出,教师们在选择教育方式、价值观念上,带着明显的中产阶层的痕迹。他们跟其他职业的家长一样,从小让孩子学习各种各样的知识技能。他们首要考虑的不是费用的高低,而是传授者专业与否;另外,教师们选择让自家子弟学习的这些知识技能,要能够在审美情趣、个性气质、能力水平上明显区别于其他阶层的子弟。
 
  知行合一
  相对宽裕的家庭经济状况以及父母作为教师的职业背景、知识背景,不仅能够为教师子女提供良好的学习条件,而且也使子女在成长过程当中,比同龄人多了一份淡定,对世界也多了几分把控感。
  梓豪的父亲是我多年的好友,一位中职的计算机教师。梓豪从小跟着父亲鼓捣各种各样的模型。幼儿园的老师评价梓豪“性格天生内向”,不喜欢跟同龄人交流。亲戚们也半开玩笑地说,梓豪将来跟爸爸一样,做个“技术男”。
  一般的家长听到这个评价,多半会说:“孩子天生性格就是这样,当个技术男也不错。”梓豪的父亲却有自己的看法,凭借着自己的心理学素养,他清楚所谓的“性格天生内向”并不靠谱,孩子不爱与同龄人交流却喜欢模型,是因为他能够把控模型而不能把控与同龄人交流,同龄人很多并不像梓豪那样对模型有了解。
  小学一年级开始,梓豪的父亲利用暑假带孩子外出旅游。对于梓豪的父亲这样“会玩”的人来说,旅游,从一开始到结束,都跟其他人不一样。
  还没有放暑假,梓豪放下了手上的模型,和父亲一起策划去西北的行程。在旅途中购买车票,订住宿,细化行程等,梓豪都参与了。到了最后的几站,这些工作都由梓豪亲自来做。他父亲在事先向他示范,怎样跟酒店前台、车站售票员等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然后让梓豪来做。在这个过程中,梓豪体验到订酒店、办理入住、购买火车票的流程。
  每天的行程结束,梓豪都会用自己的方式记录当天的行程和见闻。虽然低年级的小学生识字不多,但是文字、拼音、绘画各种方法一起用上,行程、见闻、感受,都大略地被记录下来。
  课堂上,老师讲起新疆,要大家背诵“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的时候,梓豪显得很兴奋:“我去过新疆,我去过玉门关。”老师让他在全班同学面前分享。梓豪在分享的时候显现出十分的自信。当初那个“性格内向的技术小宅男”已经完全改变了。
  梓豪的父亲清楚,除了头脑上有理解之外,心理上的体验、人格上的担当、身体上的行动同样不可或缺,甚至更为重要。而后者,无法通过说教的方式来传授给孩子,最有效的,就是带着他们亲自在旅途上去做,去体验。教师有寒假和暑假两个长假期,更容易做到这一点。
  
  优势的另一面
  教师的家庭背景给教师子弟的成长带来很大的优势,其原因不外几点:
  首先,他们的专业背景让他们对孩子的心理成长过程十分熟悉,从孩子刚出生开始,他们就把孩子带在身边,杜绝了隔代抚养的弊端。在教师子弟中出现“熊孩子”的概率是很小的。
  其次,教师对于他们的同行—他们子女的老师很了解,也熟悉学校的运作。他们不像其他职业的家长那样,需要一个磨合期来建立起良好的家校关系。教师子弟能更快地融入学校的生活,在学校中得到更好的发展。在我的记忆里,中学时很多班干部都是教工子弟。
  另外,教师对教育行业、孩子的智力、心理发展规律了解深透。这让他们在进行日常家庭教育的时候,免受很多负面情绪的影响,能够用丰富的经验和冷静的头脑来应对,解决孩子学习过程中的种种问题。
  在2017年发布的互联网教育大数据报告—《中国中小学写作业压力报告》显示:在中国,91.2%的家长都有过陪孩子写作业的经历,75.79%的家长因写作业和孩子发生过矛盾。陪写作业,是影响中国家长幸福感的主因。
  然而在大部分教师家庭当中,极少有“陪做作业”一说。教师们都知道,陪做作业在逻辑上就表明对子女没有足够的信任,在心理上给予孩子很大的压力。同时,这样做无法让孩子培养出良好的学习习惯和能力,反而会因孩子心理长期受挫而积聚大量负面的心理能量,产生心理问题。但是,很多非教师职业的家长没有看到这样做的弊端,被焦虑驱使,日复一日做着这件百害无一利的事情。
非教师的中产家长,在教育的时候很注重孩子的智力发展,但是在心理方面,他们大多没有一种正确的认知和有效的处理方法,那些“二世祖”“熊孩子”很大概率出现在他们的家庭中。
  然而,事物也有另外一面。
  教师的成长、学习、生活的范围,是从学校到学校,他们的社交、生活圈子并不宽阔。面对社会上各种复杂的现象,教师们所掌握的知识和经验无法让他们获取把控感和安全感。到最终,他们为子女选择职业的时候,通常是以“安全,稳定”为第一考虑要素。
  很多学业优秀的教师子弟最终子承父业,也走上教育岗位。这是很多人所诟病的,也是教师子弟通常很难出“大才”的原因。在诟病者眼中,只有那些突破了父辈的社会阶层,能够在社会上获取比父辈更大的现实利益的人,才算是“成功”和“优秀”的。
  也有一部分教师在教育子女的时候,带着“我能够教出那么多优秀的学生,自己的子女就一定能够教育好”的心理背景,结果他们把教师的角色带入家庭教育,让自己的孩子感受不到父母的关爱,只感受到像老师一样的严厉,这样就造成了“灯下黑”的结果。这可能导致一些教师子弟,难以达到、遑论超越父辈。。